Category Archives: Easies

教师节忆彭守礼老师


彭守礼老师离我们而去已经一年多了,借此教师节之际怀念恩师,感谢恩师对我的教诲、关心和帮助。

上世纪末,当我还在滇西北偏远乡村中学读高中时,就有幸听到刚从云大物理系毕业而未能考上彭老师研究生的物理老师讲现代物理学,以及彭老师对他的教诲和鼓励。那时,就萌发了有机会一定要读彭老师研究生的想法。虽然高考失利没能进入云大物理系学习,但有幸通过物理系和老师的推荐,在大一时就找到了彭老师,并进入他领导的非线性复杂系统中心学习,四年后考上物理系的研究生,在非线性复杂系统中心完成物理和数学交叉的课程学习。那时,彭老师已经退休,但还是和杨光俊老校长一起给我们开了两门课《傅里叶分析和小波分析》和《分形数学》(此课是彭老师最后主讲的课程)。此外彭老师还和赵树松老师给我们开设了一学期的《物理学中的数学分析》研讨课。这些课程为我后来研究生物与数学的交叉课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比如用福克-普朗克方程来研究突变在等位基因突变倍增复制中的命运,统计学习中的希尔伯特变换。直至后来我赴波恩大学学习,那里的教学方法就是彭老师当年的这种授课方式,让我顿时感觉到在云大科学馆4楼度过的那段美好时光。由于当时中心没有老师做生物信息,在彭老师的许可下,我找到正在云大当特聘客座教授的符云新老师作为共同指导老师学习理论遗传学。
在入彭老师门下之前,听说彭老师大学毕业参加原子弹的研究,下放劳动过,也在美国乔治亚理工大学访学4年多,也对彭老师浓厚的川音印象深刻。彭老师在高能物理和非线性复杂系统研究邻域做了大量的工作,并据此作为2003年度的中科院院士候选人。在学科建设方面,他带领了一大批老师在云南建立复杂系统的研究,连续两次获得云南省科学技术一等奖。彭老师联合云南天文台为云大申请到理论物理的博士点、博士后工作站;联合软件学院和数统学院的老师申请西南地区第一个系统分析与集成博士点和博士后工作(很可惜这个系统分析与集成的博士点后来被取消了)。
我很幸运在彭老师的余热下,得到他的很多指点和提携。郝柏林先生,方福康教授、李泓谦教授来访云大,彭老师都安排我参与去接待,让我和顶级专家学习和接触。08年离昆一直到16年底返回昆明,期间都没能去拜访彭老师。18年初给彭老师写了一封信想去拜访他,但一直没回音(后来才知道彭老师这时是在癌症手术后的调养期)。 没想几个月后,曹克非老师通知说彭老师已经离我们而去。想前往吊唁,但彭老师生前嘱咐一切从简,只安排亲属和曹克非老师去办理,杨光俊老校长也闻讯前去悼念。没想08年和彭老师、师母和李泓谦教授的聚会,尽然是和彭老师的永别之餐。 追忆其往昔,心中不胜悲伤。
2018年,非线性复杂系统研究的早期先驱和引领者郝柏林先生,北师大的方福康先生,彭老师先后逝去,不禁感叹大师时代的过去。对我们后学来说,如何继承先辈的精神,做好现在的工作是对先生们最好的纪念吧!
在彭老师逝世一周年忌时,恰好看到在英格兰公共卫生署工作的张许生师兄发来的纪念彭老师的小文。得到他的许可后我就贴在这里纪念彭老师。

Continue reading

A practical guideline for writing research paper

Ten Simple Rules for Writing Research Papers

达堡研讨会印象

达堡是我对Dagstuhl Schloss的简称,是位于德国萨尔兰州的一个小城堡,同时也是德国信息学研究领域的Leibniz Center for Informatics所在地。达堡研讨会(Dagstuhl Seminars)的是信息学领域的顶级研讨会之一,他以Oberwolfach数学研究中心为楷模,努力营造一个为学者提供及交流,启迪智慧的平台。达堡会议的宗旨:

Schloss Dagstuhl – Leibniz Center for Informatics (German: Schloss Dagstuhl – Leibniz-Zentrum für Informatik GmbH) is the world’s premier venue for informatics. World-class scientists, promising young researchers and practioners come together to exchange their knowledge and to discuss their research findings.

达堡的会议组织形式
这个研讨会只接受邀请注册,不接受直接申请,参会人的名额一般限定在30个人左右以保证每个与会者都能彼此充分的交流。同时这个研讨会没有固定的program,参与者会在会议的第一天的早上围城一圈讨论接下来几天的会议日程。

达堡的生活
由于历史的原因,达堡的交通不是很方便,需要转好几次车才能到达,这样地理位置也为参会者全心参会创造了一个很好的机会,使得参会者没法翘会去旅游。五天左右的会议,小小的城堡提供了会需要的一切,还有各种娱乐台球室,咖啡屋,各种红/白葡萄酒,饮料,咖啡就放在屋子旁边,你可以顺便拿你想要喝的东西,然后在自己的消费单上签个字,到退房时统一结帐。一瓶好的雷司令的价格在达堡也就9.50欧,还是很便宜的。40欧一天,包括了食宿,达堡的会议费用还是相当的便宜的。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狂飙运动时代,有时能停下来,去乡间和同行去乡间聊点科学,出点汗,总比打折飞的在各种会场和酒桌上只争朝夕,觥筹交错好一点吧。 希望我们自己也能有Oberwolfach 数学中心,Dagstuhl simenar之类的会,大师和年轻学生, 学者们能做到一起, 分享彼此的发现乐趣。

http://en.wikipedia.org/wiki/Dagstuhl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thematical_Research_Institute_of_Oberwolfach